首页  信息化案例
西南石油大学:“嫁接”慕课 升级课堂
发布人:李景奇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2-05    访问次数:

 2016-11-17 中国教育新闻网—中国教育报

  慕课是一场深刻的教学革命还是一场形式大于内容热闹的运动?2012年,慕课在我国高等教育领域里掀起前所未有的教改热浪。随着教育界对慕课更深层次的冷静而理性认知,如何扬长避短、利用慕课优化和升级传统课堂,让慕课与传统课堂实现有效和高效的牵手,成为高等教育工作者探究的新课题,亦是西南石油大学计算机科学学院副院长王杨思考和关注的问题。自2014年开始,王杨就带着团队开始探索基于慕课背景下的“融合式”教学改革。

  慕课学生流失

  引入“慕课+SPOC+翻转课堂”

  “当慕课作为新鲜事物,我们也不例外地被‘裹’进慕课浪潮中。我们鼓励学生主动利用慕课资源进行学习。”可一个学期还没有结束,王杨却发现,注册慕课的学生虽然很多,但能坚持到底并获得证书的比率却很低。

  慕课学生流失率很高,这让王杨有点意外。而在传统课堂中,这种现象是不可能发生的。

  该校石油工程专业学生陈康告诉王杨,“刚接触慕课平台看到海量优质课程的时候,我们十分兴奋,也激起了我们莫大的学习欲望。但几周以后随着热情褪去,加上没有真实教师言传身教,一旦遇到困难或学习繁忙,就会拖延,慢慢地很多同学也就放弃了。”

  王杨还发现,慕课虽提供了丰富优质的教学资源以及立体式、全天候的课后延伸环境,弥补了传统教学在时间和空间上的不足,但单一的慕课教学模式因生源差异、管理困难、主动参与积极性难以保证、线下讨论不充分以及考核评价方式不完整等问题,导致绝大部分翻转课堂流于形式,课程教学效果差强人意。

  为解决这一问题,经过深入研究,王杨决定引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阿曼德·福克斯教授提出的SPOC(小规模限制性在线课程)概念,并大胆引入“慕课+SPOC+翻转课堂”的“融合式”教学理念。

  “我们在慕课课程基础上,开设与实际教学班级相对应的SPOC课程,主要是通过提供完善的线上教学管理,保证学生课前利用课程网络资源实现自学效果,并为不同基础和不同专业的学生提供差异化帮助。另一方面主要是在线下开展以分享研讨、问题解决、团队合作及案例学习为主的翻转课堂。”西南石油大学计算机科学学院院长赵刚说。

  打破各自为阵

  “四库一网”打通“任督二脉”

  与传统课堂相比,融合是新教学探索中的最大特色。

  在融合理念下,计算机科学学院组织骨干教师对教案和实验讲义、教学大纲、教学日历及演示文稿进行全面梳理和整合,又把课程教学内容划分为课程视频教学和课堂讲解两部分,并以知识点为单位进行课程授课视频采集及制作。

  根据新教学方案,计算机科学学院建立了“四库一网”(案例库、专题讲座库、素材资源库、试题库及在线测试网)的课程平台。

  “四库一网”是“融合式”教学模式的关键点,也是核心点,其具有多样性和交互性特点,是传统课堂与慕课有效互动的桥梁,是实现线上自学、线下讨论与课后延伸三者联动的基础性平台。

  “形象地说,新教学模式如果没有‘四库一网’,就相当于汽车没有发动机,也就不可能实现慕课和传统课堂的‘牵手’。”王杨说,“以前,慕课与传统课堂各为一张皮,我们就是想通过建立‘四库一网’这一课程平台,打通传统课堂与慕课的‘任督二脉’。”

  该校2015级学生李佳悦每次在线学习慕课视频之后,就会习惯性地登录试题库,检测学习效果。“如果遇到不会的题,可以通过课程平台发布求助帖,请老师和同学在线给予解答,当然也可直接把问题带到课堂上。”李佳悦也会把解题收获分享到“四库一网”课程平台上,还获得了课程平台给予的奖励。

  “来,同学们,请拿出你们的手机,扫一扫第25页的二维码,然后点击播放视频……”当其他课程不允许学生使用手机时,在王杨的计算机课上,学生则必须借助手机或者平板电脑才能完成课程学习。

  为了将“四库一网”的资源“搬”到传统课堂,经过近半年编写,该校计算机科学学院出版两本新形态教材,将“四库一网”的资源通过二维码的形式,嵌入到教材相关知识点中。

  截至目前,“四库一网”学生总访问数达到15万余人次,发布各类讨论与分享信息约3000条。根据计算机发展和教学进度情况,“四库一网”会进行实时更新,其中试题库及在线测试网就有上万道不同类型试题。

  考前突击已失效

  线上线下的课程学习更重创新

  在该校思学楼BC501教室里,王杨把68个学生分成7个讨论组,以击鼓传花方式,开展主题发言、讨论,甚至是辩论。在整个课堂上,学生汇报和讨论是主角,王杨的引导和点评则是配角。

  “真没想到,大学课堂还可以这么‘玩’。”2015级学生张杰刚开始觉得蛮有意思,但慢慢地发现,要想学好该课,还真不容易。因为,除了线下作业要完成外,还要认真准备慕课的线上预习,“不然,到了课堂上,就只能成为哑巴和聋子。”

  下课后,张杰还通过在线测试网完成课后作业,通过拍视频或者拍照方式,将完成的作业上传到课程学习平台。为了鼓励学生交流及分享学习经验,课程平台还设计了奖励机制,根据课程完成度与平台活跃度等,学生可获得不同积分,累计积分将纳入平时成绩。

  张杰还发现,在这种新教学模式下,要想靠考前突击拿到课程高分是不可能了。“因为期末考试占总成绩的比例还不到三分之一。”

  为促进传统课堂和慕课之间更有效互动,保证学生按质按量完成教学环节,充分体现以学生为本,关注学习过程,学生考核也分为线上线下两部分。

  线上成绩主要是通过“四库一网”课程平台提供的数据,对学生在线视频观看、在线作业完成及在线讨论参与等方面的情况进行评价;线下成绩主要由学生分组报告、课堂提问和讨论情况及期末考试成绩三部分组成。

  “学生的作业也不再是大量的百度文库的复制和粘贴,有了更多思考和观点,个性化的学习让学生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进行深入学习。”计算机基础教研室主任刘忠慧副教授介绍,“改革试点的2015级《大学计算机基础》课程的平均成绩,比2014级该门课程平均成绩提高4.8分。”

  在进行充分总结和论证后,2016年春季学期,学校把这种“融合式”教学模式推广应用到《计算机组成原理》《操作系统》《程序设计基础》《程序设计范式》四门课程中。

[关闭页面]